挥舞武士刀!政局动荡助长日本右翼反华气焰
高调染指台湾问题;炒作领土与海洋权益、国家安全等双边矛盾,尤其针对中国出台《海警法》煽动对华采取强硬措施……近期日本执政党自民党内的保守右翼与鹰派势力不断挑战中日间的政治共识和互信基础,针对双边关系进行了广泛活跃的干扰破坏,已严重踩线越界。

    近期日本执政党自民党内的保守右翼与鹰派势力不断挑战中日间的政治共识和互信基础,针对双边关系进行了广泛活跃的干扰破坏。尽管日本政坛过往不时冒出针对中日关系的不和谐声音,但近期自民党内某些势力的负面言行已严重踩线越界。

    粗略拈来就有:以“民主”“人权”为由,围绕涉港、涉疆等议题,诋毁干涉中国内政;高调染指台湾问题,近期典型动向就是自民党与台湾民进党举行“防务外交2+2”对话会;炒作领土与海洋权益、国家安全等双边矛盾,尤其针对中国出台《海警法》煽动对华采取强硬措施;借口新冠疫情溯源,对华实施污名化操作,等等。

  菅义伟开始执政时,曾一再表示要构筑稳定的中日关系,但结果是这一年来的中日关系严重倒退。菅义伟无派非阀,登台是党内各派系博弈妥协的结果,执政以来尽显党政双弱、控局乏力等短板,导致党内外右翼与鹰派势力坐大逞强。中日关系在其任内糟糕于斯,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作为弱势党魁和首相,需要迎合党内外强势的新老保守右翼势力的诉求,以部分让渡外交和安全政策主导权换取相应的执政支持和背书。

    当前,日本选战正趋激烈,胜负未明,但“厌华”“反华”“抗华”目前正成为日本国内政治正确,未来新领导人为维持政权可能会迎合保守右翼及鹰派势力,难免被操控、绑架或牵着走,在对华政策上很难革故鼎新。参选群体作为中生代或少壮派政治家代表,亲美保守、对华抗衡是基调,或者即便本人相对温和稳健,但为在当下氛围中造势拉票,也要对华示强示硬。

    东京目前的政治氛围,已没有多少可以理性温和讨论中日关系的空间,因而缺乏形成对华新路线的内外条件。在“制衡防范”方针下,外受美国怂恿牵动,东京对华不断踩线越界,莽撞激昂。“后菅义伟”时代的中日关系,普遍被认为是消极连续性更强,改善空间有限,重大拐点难现。并且,日本体制缺陷也助长了这一态势。在此次选战的博弈角力中,“友华派”被加速萎缩及边缘化。日本对华温和派或稳健派的政治角色和存在感全面走弱,将使中日间的有效沟通渠道和高层人脉关系更加不畅。

岸信夫又指责中国军费、干预台海

    日本《每日新闻》刊载了岸信夫的访谈内容。在访谈中他宣称,“日本政府迄今为止一直在致力于整备弹道导弹拦截系统,增强防卫与迎击能力,但是仅仅增强迎击能力是否足以保护日本国民存疑”,围绕日本是否应具备对敌基地攻击能力,日本政府正在进行进一步探讨”。

  围绕日本安保环境,岸信夫又拿中国说事儿,中国2021年的国防预算为日本的约4倍,拥有第4、第5代战斗机和现代化海军力量,“是日本安保环境的强大隐患”。因此,日本的年度国防预算将不拘泥于小于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1%的限制,为了应对日本安保环境愈加严峻,防卫省将继续申请增加预算,以增强所谓的“防卫能力”。

  此外,岸信夫再次染指台湾问题,声称“日本与台湾的物理距离十分接近,对日本来说,台湾发生的事情不是与自己无关的事。台湾与日本共享自由、民主等普世价值,是日本重要的盟友,台湾局势的稳定对日本安全保障,乃至于国际社会的和平稳定都很重要”。

  围绕日本增强所谓的“防卫能力”,岸信夫宣称,“最重要的事情是面对现实”,并引用2021年度《防卫白皮书》内容:“随着经济增长,中国的军事实力增强,在东海、南海、台湾地区的军事活动越发频繁。现在中美的军事实力均衡出现变化,很可能给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带来影响。”

  虽然不能保证在2021年末举行的日美“2+2”防长外长会议中围绕对敌基地攻击能力得出具体结论,但岸信夫声称“当前日本安保环境愈加严峻,我不认为日本有时间犹豫”。

欲加之“费”,何患无辞

    近期,日本军事领域动作频频,不但新建多支部队,在新财年大幅增加防卫预算,还推进尖端武器装备的采购和研发,无不预示着日本正不断充实作战力量,提升作战能力。日媒称,增加的预算中,追加采购F-35战斗机将是一大笔花销,尤其是可垂直/短距起降的F-35B战斗机。2021年度防卫省采购6架同类型战机,2022年度计划再购入10架。

  对于增加防卫预算的理由,日本政府强调,2021年4月日美首脑会谈联合声明中,表明“日本决心强化自身防卫力量”。只有增加防卫费,才有能力兑现对于盟友的“承诺”。日本防卫相关重大事件,防卫界一般都会提前释放消息,借以观察国内外舆论反应。至于所谓的理由,听上去“冠冕堂皇”就可以,如果能向“美国盟友的要求”靠拢,不但能自圆其说,还能凸显自身“不得不”“不得已”的被动形象。

  实际上,日本近10年不断增加防卫预算,其实质是为发展进攻性武器提供更多的资金支持。无论是向美国采购隐形战机,还是花费重金投入太空、网络等领域,加大人工智能和无人作战武器的研发等,日本政府正实质性架空所谓“专守防卫”体制。日本虽依然采取“日拱一卒”的渐进套路,但周边国家仍需保持足够的警惕。

    据《朝日新闻》报道,日本陆上自卫队向防卫省提出建造舰艇预算要求,拟购买1艘排水量1800吨的中型舰艇和若干排水量420吨的小型舰艇。结合此前日本宣布组建所谓“海上运输部队”的举动看,陆上自卫队此举证实这支新部队的组建已进入实质环节。

  此外,防卫省还忙于另外几支部队的组建和充实工作。其中“跨域”作战的“宇宙作战队”“网络空间防卫队”和“电子战部队”引人关注。

  首先,“宇宙作战队”是日本开启太空作战力量建设的重要抓手。近期,防卫省加紧组建“宇宙作战指挥控制部队”,形成“宇宙作战队”的指挥控制力量,提升联合作战时跨域指挥控制能力。同时,防卫省在防卫装备厅配套设立“宇宙事业管理班”,负责推进太空作战相关项目。

  其次,防卫省加紧组建“网络空间防卫队”,除继续收拢和改编原网络作战力量外,还设置网络安全顾问职位,计划从地方选拔网络黑客高手,帮助网络战部队掌握网络领域最新技术和最新动向。

  第三,陆上自卫队推进新电子战专门部队的组建,未来将在3支电子战力量基础上成立电子战司令部,发展电磁作战能力。

  此外,防卫省加紧扩建日本版“海军陆战队”水陆机动团。在现有2个机动连队(相当于团级编制)基础上,筹建“第3水陆机动连队”,2024年水陆机动团总兵力将达3000人,遂行水陆机动作战、两栖突击作战和空中突击作战等任务。

  日本一系列举动,预示日本正按照既定规划充实自卫队作战结构,提升作战能力。而且建设不断加快,向所谓“目标”前进,令不少日本右翼分子信心膨胀。今年“8·15”当天,日本《产经新闻》发表题为“写在终战日当天,日本绝对要避免再次战败”的评论文章,宣称日本要紧盯对手和威胁发展军事能力。这可能是当下日本在军事领域最真实的表态。

  自相矛盾的是,一边是日本内阁多名阁僚参拜靖国神社。菅义伟以“自民党总裁”名义进行供奉。而另一边是,在“8·15”当日,他宣称“自战争结束以来,日本一直走在珍视和平的国家道路上”“我们绝不能重蹈战争覆辙。我们将继续致力于这一信念”。一边闷头“拜鬼”发展军力,一边高呼“珍视和平”,真以为别人看不出来吗?

    对此,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由于历史原因,日本的军事安全动向备受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关注。日本已连续9年增加国防预算,日方动不动就拿周边邻国说事,无非是为其军力扩张寻找借口。中方奉劝日方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在军事安全领域谨言慎行,多做有利于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的事,而不是相反。

积极为“日英同盟”铺路

  “英国航母战斗群停靠日本以及参加联合军演,象征着日英防卫合作进入一个新阶段。”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加藤胜信极力表现日本对英国在印太进行军力部署的欢迎姿态。日本《读卖新闻》评论称,这是英国航母首次停靠日本,对于日本来说,非军事同盟国的航母停靠是特例、异例。日本《朝日新闻》说,近年来,英国将日本视为在亚洲地区安保领域最为密切的伙伴。英国国防大臣今年7月访日时,对日本首相菅义伟使用了“同盟”一词。

    日本共同社报道称,日本防卫相岸信夫近日到访美国海军横须贺基地(神奈川县横须贺市),登上首次停靠日本的英国海军“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参观了甲板上的F-35B隐形战机,并与航母打击群司令交换意见。岸信夫在参观后向记者表示:“在东海与南海发生的不依据国际法单方面改变海洋秩序的举动,欧洲各国也在关注。英国此次显示存在感,有助于印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日本共同社评论说,这具有牵制中国之意。

  专家分析指出,日本让英国航母停靠本国港口,加强双边军事和安全关系,实现两个大陆边缘国家、海洋大国的相互借重,利用英国来制约中国。此外,英国是北约的重要成员国,日本想借此拉拢北约国家介入印太事务,进而使印太地区成为北约的一个防范新重点。这是日本的一个长远目标和考虑。不排除这些军事活动都是在为以后的结盟铺垫道路。也许今后在某一个成熟时机或成熟事件的刺激之下,日英“自然而然地”走向结盟。如果发展到这一步,亚太或印太地区就存在“日美同盟”“日英同盟”“英美同盟”,对中国而言是“叠加的威胁”。

  不过对于英国作为盟友是否可靠,日本似乎还有顾虑。日本NHK电视台称,英国一方面强化在印太的军事存在,一方面却在气候变化等全球性议题上寻求与中国合作。日本《产经新闻》则说,英国的“佩里”级护卫舰只有十多艘,今后会逐步退役。而就在今年3月,英国经过评估后认定,俄罗斯依旧是最大的威胁,显示英国的主要注意力还是在俄罗斯身上。而且从军事部署上来看,英国恐怕没有精力长期投入印太地区。

“联澳遏华”:暴露日本底气不足

  作为在国际上挑头炒作“中国威胁”的两个“遏华急先锋”,近来日澳互动频频,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在接受澳大利亚媒体的专访时延续了其鹰派风格,妄称“中国正试图通过武力和强制,单方面改变印太地区现状,制造既成事实”。唆使澳大利亚“发挥对东南亚和太平洋岛国的领导力”支持“自由开放印太”,以避免“中国统治印太地区”。

  日澳去年刚刚缔结“准同盟”关系,今年又多次举办联合军演,拉上澳大利亚共同“遏制”中国,在一些日本政客眼里或许不失为“合纵连横”的“大战略”,实际上却只能暴露出他们的心虚气短。

  首先,渲染崛起的中国“统治印太”,恰恰反映出部分日本政客心中有鬼。二战结束至今,日本未曾彻底反省过其对外侵略的历史,“国强必霸”仍是不少人心目中国家行为的必然逻辑。以军国主义日本的经验,投射于当今中国发展壮大的现实之上,则难免得出中国谋求“统治”地区的荒谬论调。在日本右翼看来,中国军力壮大,恰可佐证明治维新之后日本侵略扩张之必然,由此可减轻日本的历史包袱。岸信夫以“国会议员”身份在“战败日”前夕参拜靖国神社,或许可看成这种史观的一个注脚。

  其次,无论是炒作“中国威胁”,还是鼓噪“协防台湾”,日本的真实目的都在于突破“和平宪法”,加快军事松绑。岸信夫对澳媒表示,“日本必须加强自身的防卫能力”,并称“秋季国会或将讨论‘修宪’议题。”此外,在日益右倾保守化的日本政治生态中,为迎战即将到来的自民党总裁选举和众议院大选,岸信夫显然希望通过活跃外交表现和“强人“姿态,在改组后的新内阁保有一席之地,为未来“冲刺”首相宝座积攒政治资本。

  再次,“联澳遏华”实为“新冷战”掩盖下的霸权心态。岸信夫恭维澳大利亚对东南亚国家及太平洋岛国“影响可观”,鼓动澳发挥“领导力”,迎合了澳大利亚一贯将太平洋岛国视为“自家后院”的地区霸主心态。日澳两国时而强调“自由开放印太”“重在经济发展合作”,时而鼓吹以“自由开放印太”应对“中国威胁”,却又否认“自由开放印太”是遏制中国的“亚洲版北约”,充分反映出其遏华勾连中患得患失、首鼠两端的投机性。

日本无力军事介入台海

  台日执政当局最近走得越来越近,背后当然是有形无形的推手在推,但也是台日某些政治势力一拍即合的结果。日本个别政客一直无法忘情于当年的殖民地台湾,也把台湾当作地缘政治上牵制中国的工具。近年来中美关系恶化,日本一些人也甘当美国“反中、遏中”棋子,同时极力拉拢民进党当局,为其“反中、抗中”政策煽风点火。

  日本无论在对华政策还是在台湾问题上的心态都是复杂的。一方面明知遏制不了中国大陆发展,经济上也切割不了对华紧密关系;另一方面又极不甘心,因此就积极投身于美国布局的“反华同盟”之中,寄希望于美国领导的同盟来牵制中国,当然也从中渔取美国抛出的利益。在台湾问题上也一样,一方面不得不公开承认一个中国,无力也无胆改变二战后形成的亚太政治格局,另一方面却明里暗里支持岛内外“台独”势力,给中国统一事业制造障碍。

  面对台湾被“非和平统一”的可能性,日本把台海纳入所谓“周边事态”范畴,对介入台海冲突投石问路。但同样,日本无力也无胆在军事上介入台海,否则只会引火烧身。然而,日本某些人却又担心“台独”从此偃旗息鼓,因此表现出一副不惜中日一战来力挺“台独”的嘴脸。

    拜登上台后举行的首次日美“2+2”(2021年3月)及日美首脑会晤(2021年4月)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均提及“维护台海和平与稳定”的内容,将日美安保引向“对华同盟”。据美国学者透露,日美曾经进行过“图上推演”,结论是“如果没有日本提供后方支援,美国将在阻止中国大陆统一台湾的战事中败给中方”,给日方要在“护台”问题上承担“主体责任”增添信心。日本政府迄今在台湾问题上是“被动的”,现在欲借助媒体和舆论力量寻求“转向”。

    日本防卫副大臣中山泰秀就曾露骨地表示,“台湾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朋友,而是日本的兄弟、家人”,扬言日本将对台湾给予保护。但问题是日本敢吗?能吗?日本个别政客的叫嚣无非是“吃瓜不嫌事大”,日本从来没把所谓“台湾人的安全”放在眼里,殖民统治台湾时没有,战败交出台湾后也没有,今后更不会有。

日本石垣市策划登钓鱼岛,还要把“尖阁诸岛”石碑立在钓鱼岛上

    前安倍内阁负责安保的官房副长官兼原信克今年4月接受采访时表示,“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台湾距离与那国岛只有100公里,一旦发生战事,西南诸岛很可能被卷进其中。更为重要的是,台海一旦有事,必然要涉及‘尖阁列岛’(即我钓鱼岛)。自卫队近年在与那国岛、宫古岛、石垣岛建立基地,就是要誓死保卫日本领土。在东亚没有类似‘北约’的军事存在,美国受困于国内乱局,很难向本地区派出大规模军事力量。中国未来的战略构想是将美军阻止于第一岛链之外,作为应对,美很可能在西南诸岛部署中程导弹”。

    据悉,日美将在年内举行的2+2会议上对“日美安保合作指针”进行修改,加入“台湾问题”,执政的自民党已开始为此做准备。《安保法》也可能随之做出修改,这才是日本参与台湾问题的“原动力”。

  岛内“台独”势力却不管日本方面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表现出“一往情深”的媚日心态。民进党上台后极力美化日本殖民台湾的历史,淡化日本殖民者在台湾屠杀、劫掠的罪恶。蔡英文亲自出席日本殖民者八田与一的纪念活动,美化殖民者的电视剧《斯卡罗》也堂而皇之在台湾热播。民进党当局一方面需要日本为它壮胆,另一方面也寄希望于一旦两岸冲突日本能出手相救。

  但岛内“台独”势力未免太一厢情愿了。正如岛内媒体所言,“保卫台湾”非日本所能,日本国民无意再卷入战争。日台想结成所谓“反中同盟”也是痴心妄想。国际社会的规则不是美国一家制定的,国际社会也不是美国一家说了算,借台湾问题打压中国、牵制中国都是一厢情愿。

日本反华政策凸显赌徒心态

    日本内阁5名现任阁僚在日本战败投降日前后参拜了靖国神社,人数创下近年新高。再加上去年以来日本对华政策的调整、高官在台湾等问题上的出格言论等,日本对华政策的赌徒心态愈发明显。

  靖国神社是日本军国主义发动对外侵略战争的精神工具和象征。出于拒绝反省对外侵略殖民历史等原因,日本政客支持参拜靖国神社的人数很多,“大家一起参拜靖国神社国会议员会”组织的议员集体参拜最多时达到160余人。但出于外交上的顾忌,过去现职阁僚的参拜相对克制,特别是重要阁僚的参拜较少。同时,参拜人数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日本的邻国政策和外交取向。2020年以来,在日韩关系恶化、日中关系下滑情况下,日本阁僚参拜陡增,实际上是对中韩等邻国的政治示威。

  在安倍执政后期,日本对华政策趋向积极,背景之一是特朗普上台后对盟国“无情”,引起日本的紧张和不满。去年拜登在总统大选中胜出后,日本马上表现出战略上的急不可耐,不惜牺牲已在向好的日中关系,向美方三番五次夸大中国威胁,以中日领土争端拉紧日美军事同盟,进而在台湾问题上挑战中国底线。有评论说,前几年日本希望将鸡蛋从日美篮子里取一部分放到日中的篮子,而现在日本正在把比以前更多的鸡蛋放回到日美篮子里去,带有孤注一掷的赌徒心态。

  日本的赌徒心态得到来自国内“民意”的一定支持。2020年舆论调查显示,日本国民对中国印象不好的比例是89.7%,远远高于中国民众对日本印象不好的52.9%。日本官方长期不断渲染东海紧张气氛、诬称中方“侵入领海”,严重恶化本国民众的对华认知。同时,日方一边以新闻报道自由作为说辞,任凭媒体对华不实报道泛滥,一边指责称日本民众对华印象不好是因为中方“工作做得不好”。这样的做法让人怀疑它是有意为之、别有用心。

  日本战略上“赌国运”在历史上并不鲜见。中日甲午战争、日俄战争时,日本国力、军力相比中俄并无明显优势。苏德战争爆发后,日本不顾刚刚签订、约定互不侵犯的《日苏中立条约》,以演习为由向朝鲜半岛和中国东北大量增兵,就等苏联远东空虚时发起攻击、一举“解决北方问题”,只因苏联早有防备而作罢。挑起太平洋战争前,美国飞机产能是日本的6倍、汽车产能是100倍、石油产能是700倍,日本明知对美战争难以取胜,但还是寄希望通过珍珠港偷袭、中途岛海战打垮美国海军,迫使美国退出战争,结果豪赌失败。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在进行这些冒险时,并不乏所谓的“正当”理由和“民意”支持。早在甲午战争前的十余年,日本政治家就告诉国民朝鲜对日本安全至关重要、中国将威胁日本国家独立,以中国为假想敌竭尽全力推进军备建设。日俄战争时,日本民众的主战、好战情绪比政府和军方更为激进,在官方认为战争难以继续下去、好不容易与俄国就和约达成妥协后,民众对和谈表现出强烈不满而引发骚乱,以致政府不得不在东京实行戒严。在太平洋战争前,日本认为美国在谈判中要求日本从中国撤军对日“生死攸关”、美英中荷等国的“包围圈”威胁日本生存,以此煽动民众的危机感。

  赌博固然是为了获取更大利益,但也要冒相应的风险。当前中美关系面临半个世纪以来最为严峻的挑战,并将深刻影响地区和全球秩序。但包括中美、中日在内,现在各国间相互依赖非常紧密,特朗普发动对华关税战的失败也证明了一损俱损的道理。日本如果不能积极适应时代变化,反而死守“大日本帝国”时期的零和思维,结果恐怕难以如愿,更无法在地区、全球发挥作为大国的积极作用。

 

    来源:环球网、凤凰网、澎湃新闻、外交部网站、中国国防报等综合